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疯狂设计 >听果戈里说故事之《迪坎卡近乡夜话》 >

听果戈里说故事之《迪坎卡近乡夜话》

栏目:疯狂设计 | 来源:http://www.062am.com | 时间:2020-06-25

听果戈里说故事之《迪坎卡近乡夜话》

  诸位,如果你要到我们这里来,就请你们逕直地沿着大路直奔迪坎卡。我刻意把地图摆在第一页,好让你们能够快一点儿到达我们的村子。         ──《第一部  序言》


   

  来呀!来听养蜂人红髮潘柯讲乌克兰的民间故事喔!


  不管在什幺地方,民间传说里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妖精魔怪出没,红髮潘柯的故事里也绝对少不了他们,听了可别吓得晚上睡不着觉,呵!故事里那四处找红披风的猪脸妖怪,还有在池畔出没的女落水鬼,在在都充满了人性;而魔鬼也是有各种样貌,有邪恶狡猾的恶魔使人丧失心智,但也有原本想引诱人犯罪,最后却后落得被人利用的可笑傻鬼,但一定要记住:无论发生什幺事,绝对不要听信魔鬼的话!这可是代代相传下来的箴言啊。

  来呀!红髮潘柯的故事可精采的呢!

  「不论主耶稣的敌人说些什幺,一切全都是撒谎,狗崽子!他的真话是一文不值的。」──《魔地》

   

  《迪坎卡近乡夜话》是果戈里的第一部作品集。1831年,22岁的果戈里在圣彼得堡发表了这本别具乌克兰特色的短篇小说集(隔年又出版了第二部),当时的俄国文坛正逐渐兴起一股乌克兰热潮,越来越多人对这个素来有「小俄罗斯」之称的南方外省感兴趣,果戈里以浪漫的笔法描绘家乡乌克兰的美景,人物刻画的成功也让每篇故事都极具特色,而一篇篇风情十足的乌克兰夜话,更是大大满足了读者们的好奇心。这部文学性相当高的故事集,一发表即受到前辈普希金和评论家别林斯基的讚赏,也奠定了果戈里在俄国文学中的地位。

听果戈里说故事之《迪坎卡近乡夜话》


  在《迪坎卡》一书里,角色们的对话充满了节奏感,这种毫无缝隙的接话方式和步调相当快速的剧情发展,使得故事读起来有如书中一个不断出现的连续画面:一种哥萨克们豪迈地大跳戈帕克舞(Hopak)的感觉,非常动态,而且还闹哄哄的。学者们普遍认为果戈里将自己化身为红髮潘柯这个角色,来给大家说乌克兰的民间故事,而其中最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出现在每篇故事里的各种鬼怪妖精。

  不管是任何有关于远古时候的奇闻轶事,都无法像任何古老的鬼故事那样,让我们如此地深深着迷。──《伊凡‧库帕拉节的前夕》

   

  谈到鬼怪,就不得不提「不洁之力」(нечистая сила)──这个在俄国民间信仰里非常重要而且也相当有特色的词,在中文里很难找到能够充分对应的翻译,无论是译成鬼、恶魔、妖精等,都会使不洁之力的意义趋于狭隘。虽然中文里也有「不乾净的东西」这样的说法,但不洁之力的含义却更为複杂,其历史可追溯至古斯拉夫人认为万物皆有灵的多神信仰,西元988年弗拉基米尔大公接受东正教为国教〈又称罗斯受洗〉之后,俄罗斯人民对信仰的态度则比较接近东正教与多神教两者并行的双重信仰。对应于东正教时,不洁之力是引诱善良之人背弃上帝为恶的恶魔;而对应于多神信仰时,不洁之力则是在大自然中各种各样的精灵。总的来说,所谓的不洁之力并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只有角色的差别。

  从魔鬼那儿是得不到幸福的。──《伊凡‧库帕拉节的前夕》

  《伊凡‧库帕拉节的前夕》中的巴萨夫留克,就是个全然以为人类带来不幸为己任的魔鬼角色:灰心丧志和意志薄弱的人接受了恶魔的提议,还以为自己在海中抓到了浮木,能够就此往幸福迈进,事实上只是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而那可怜的家伙就是穷小子彼特罗,为了能和他心爱的碧多尔卡相厮守,便一步步听从巴萨夫留克的话做下伤天害理的事,美梦看似成真了,心里却极不踏实,于是也就一路往悲剧走去。

听果戈里说故事之《迪坎卡近乡夜话》

  「把我的后母找出来吧!我什幺都捨得给你的。我会报答你,我会慷慨而阔绰地酬谢你!」──《五月之夜 / 女落水鬼》

  Русалка(鲁萨尔卡)则是个非常特别的角色,有翻译为「美人鱼」,但她的角色形象,实在与有小比目鱼陪伴游来游去的爱丽儿落差太大了,两者唯一的共通点可能就只有和水有关吧,于是后来多称为女落水鬼。中文的落水鬼形象总是令人感到恐惧,因为他们会徘徊在各种水域里抓人来当替死鬼,而鲁萨尔卡的落水鬼,则是在生前心怀冤屈而投水自尽的女孩,是有些悲情的角色;在《五月之夜》这则故事里,她需要人类的帮忙找出夺去她生前一切幸福的后母女巫,列夫柯帮了女落水鬼的忙,她也回报列夫柯,让他顺利和两情相悦的甘娜结为连理。

  从红髮潘柯说的故事里,又或者说是果戈里写的故事中,可以看到宗教在当地生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邪不胜正的宗教真理依旧存在,魔鬼再有威力还是会害怕十字,无恶不作的下场终究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那些鬼怪和妖精们,某部分则带有人的性格,而女落水鬼知恩图报的故事,更是让人联想到蒲松龄《聊斋誌异》里,那些比人还更有情的鬼友们。

  人们怕鬼的心理穿越时空都是相同的,但更多时候人本身的作为却比我们所畏惧的鬼怪还更令人髮指。果戈里和蒲松龄对人鬼之间的着墨都充满了浓厚的民间传说色彩,故事情节虽然充满怪诞,却以另一种方更加写实地描述了人心和社会百态,这一俄一中的两人,虽然相距两世纪,却以近似的主题点出了人性,总觉得如果他们能再同一个时空里相遇,应该可以变成很好的朋友吧。

书籍资讯:《迪坎卡近乡夜话》,联经出版,20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