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创新访谈 >你知道你想要用生命呵护的女儿在这个世上最害怕的是什幺吗? >

你知道你想要用生命呵护的女儿在这个世上最害怕的是什幺吗?

栏目:创新访谈 | 来源:http://www.062am.com | 时间:2020-06-18

你知道你想要用生命呵护的女儿在这个世上最害怕的是什幺吗?

恰如熊爸爸与小熊般,两名女儿一下攀着原告用力的双臂,乘着风车似的团团转,一下在整间房内跑来跑去玩鬼抓人。哈哈哈、哈哈哈,七岁与九岁的两名女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看来被告说孩子们很怕爸爸的主张与事实不符。」
  
「是的,法官。爸爸和孩子们的关係看起来没什幺问题。」
  
林法官边透过玻璃窗打量观察室内的情况,边和家事调查官对话。孩子们的母亲,也就是被告,去了趟厕所,暂时不在现场。这片玻璃能从外面看见里面,却不能从里面看见外面。观察室内部就像间游戏室,到处堆满各种玩具,地板和墙壁皆採用明亮的颜色。
  
这是原告以被告的不当行为为由申请离婚的案件。原告提出被告与某位男子往来的亲暱讯息内容,以及跟蹤被告幽会,突袭现场后拍下的照片作为不当行为的证据。照片中,可见来不及穿上衣服的被告和男子露出惊恐的模样。目前原告与被告是分居状态,孩子们则是跟着被告生活。即使负责一审的审判部接受原告申请离婚,却指定被告,即孩子们的母亲为亲权者与养育者。希望由自己扶养两名孩子的原告,因而提出上诉。
  
负责上诉审的审判长韩世尚部长,为了详细了解当事人的家庭状况,事先下了调查养育环境的命令。因此,家事调查官前往被告家中,与被告、两名孩子面谈。十四坪的公寓内,满是待洗衣物和玩具、童书,髒乱而狭窄。担任托儿所老师的被告,每天带着二女儿一起上班,而大女儿也会在放学后前往托儿所。由于身为重机械操作技术士的原告必须跑遍散落全国的建筑工地,确实无法好好照顾孩子;加上被告表示:「虽然自己犯错是事实,但孩子们都很怕爸爸,也说过想和妈妈一起生活。」为了了解父亲与孩子们的互动关係,特地把两名孩子带到法院的观察室,让她们与原告见面。
  
跑累的孩子们总算停下来倚着爸爸,一起阅读图画书。原本叽叽喳喳地翻着书页的大女儿,忽然露出开朗的表情说:
  
「哇,好像妈妈!」

二女儿也跟着附和:
  
「真的!跟妈妈一模一样!」
  
摊开的书页上,画着满满的天使。天使们有着一双敞开的纯白翅膀、飘逸长髮、美丽的容颜。
  
原本一直笑嘻嘻的原告,脸色突然一沉,怒视面带微笑的天使后,用着冰冷的语调说道:
  
「妳们的妈妈不是天使,是违背诺言的坏人。」
  
接着从口袋掏出手机,滑动萤幕,开始找寻某样东西。
  
「现在在做什幺?」

吓了一跳的林法官打开观察室的门,跑向正在把手机递给孩子的原告,一把抓起他的手腕,抢走手机。手机萤幕上,显示着被告和男子在幽会现场被拍下的照片。

看见林法官突然跑进来对着爸爸咆哮,孩子们被吓得嚎啕大哭。在家事调查官安抚孩子期间,被告也跑了过来,将两名孩子紧拥入怀。情绪激动的原告嘶声大喊:
  
「就是要让孩子们知道妈妈是什幺样的女人啊!为什幺要从没犯任何错的我身边抢走孩子?那个女人编造得好像是我自己离家一样,故意要孩子们疏远我。拜託查清楚真相啊!」
  
听着处理好现场情况,回到办公室的林法官说出的故事后,起初对原告深表同情的朴满满法官激动得从座位猛然起身。
  
「不是嘛,爸爸怎幺会想让女儿们看见妈妈那种样子呢?他是疯子吗?」
  
无论如何,原告似乎犯了致命性的错误。韩部长也在听完故事后,不断摇头。
  
到了审判日,韩部长严厉地训斥了原告轻率的行为。原告低下头,只是反覆说着「对不起」。不擅言词的原告,看起来相当怕生。不仅无法好好回答审判长的问题,也经常像只小牛般,只顾频频眨眼睛。原本已经不停在脑海写着「忍」字好让审判可以继续进行的韩部长,看着原告呈上写得满满的书面资料,讲述自己以后要如何扶养孩子时,问了一句:
  
「原告打算搬到乡下,靠经营果园扶养孩子长大?」
  
忽然,原告的双眼萦绕着闪闪发亮的朝气。
  
「是的,法官。」
  
「现在有什幺準备计画吗?」
  
「我已经準备好挖土机,加上一笔存了十年以上的储蓄。在乡下务农是我的梦想,所以从年轻的时候就省吃俭用,一直咬着牙存钱。至于不够的部分,我打算向农会贷款营农资金。」
  
「经营果园很忙,这样有办法照顾孩子吗?」
  
「所以我决定搬到阿姨和姨丈住的小镇,住在阿姨家隔壁。因为是乡下,物价很便宜,阿姨也非常开心,甚至还急着说『乾脆一起住就好了!』不过我还是坚持住在隔壁。小镇有很多好人,大家都吵着要我们赶快搬过去。」
  
原告露出作梦般的眼神,继续说下去:
  
「虽然是乡下,但是房子有个大庭院,可以养狗、养兔子,整片草原都是游乐场,还有间规模小却应有尽有的学校,里面的老师人都很好。一想到女儿们整天待在妈妈工作的托儿所角落看图画书,晚上回到鼻屎大的公寓看电视,我真的受不了。学校虽在乡下,可是她们能和镇上的朋友、哥哥、姊姊一起在大操场奔跑,然后在草原快乐地抓蜻蜓、蚱蜢,这种生活多好啊!」
  
韩部长歪着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了句:
  
「再怎幺说,务农不是什幺简单的事,这样有办法照顾好孩子吗?而且还是爸爸。」
  
原告颤抖着声线,急切地说:
  
「法官,没了孩子,我会死。会死,真的。我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韩部长结束审判后,将宣判日订于两週后。
  

  
一週后,数十张写得密密麻麻的信纸送达审判部。信件以告白作为开头,陈述着说要帮忙养大孩子的原告阿姨,实际不是真的阿姨。原告没有父母,没有亲戚,身边根本没有任何人,他是被丢在孤儿院门口的小孩。
    
孤儿院院长眼中只有政府援助金和宗教团体协助準备的物资,从未对孩子们投以和蔼目光,动不动就是一阵毒打。十六岁逃离孤儿院的原告,曾在镇上的市场乞讨,也曾靠打杂维持生计,最后才遇到先前提到的那对夫妻,也就是原告口中的「阿姨和姨丈」。原告和他们一起生活了三年,并时时帮忙农活。某年春天,阿姨和姨丈拿出以原告名义开户的储蓄金,鼓励他到首尔学点技能。
  
不放过任何工作机会,半工半读考到证照后,虽在几年间便成为重机械操作技术士,大城市夜夜袭来的孤独,却像锐利刺骨的冬风。他的愿望,从来都只有一个:与自己长得像的孩子一起生活,再也不要孤苦伶仃,过着无亲无故的生活。
  
要死要活地缠着住家附近的洗衣店女儿,或许正是在留有一头长髮的她身上,找到自己童年想像中,理想的母亲模样。历经艰难才总算成功结婚,并从此有两个孩子相伴的他,彷彿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开始以「让孩子们在带有大庭院的房子成长」为下一个目标的他,丝毫不敢歇息,跑遍全国只为工作。儘管日益增加的存款余额能将一切辛苦抛诸脑后,和妻子的距离却也随之被抛诸脑后。每次回家时,妻子总抱怨着独自照顾两个孩子的难处,而原告却只是重複地说着要她再忍一下。争执渐增,对话渐减。直到他存到足够完成梦想的金额时,才顿悟自己和妻子的关係已经再无转圜余地。
  
这封信,沉重地压在韩部长心上。不知是否察觉韩部长的心思,林法官随即翻找出关于指定养育者的大法院判例后,开始低声朗读判定标準。
  
「根据未成年者的性别、年龄、对父母的感情,以及父母养育意愿之有无、养育必需的经济能力之有无、父或母与未成年者的关係亲密度、未成年者的意愿等,综合考量所有要素后,判断对未成年的成长与福利最有帮助且最合适的方向;为使变更现有养育状态正当化,必须基于现有养育父母继续养育一事,非但无助于案件本人(孩子)的健全成长与福利,反而对其造成妨害时,指定其他父母成为亲权行使者与养育者,得视为有助案件本人的健全成长与福利。」
  
韩部长以略带厌烦的语气问道:
  
「标準没有提到因为孩子年幼就一定得让妈妈扶养吧?」
  
「是的,部长。虽然不知道过去情况如何,不过最近根据两性平等的原则,无论是妈妈或爸爸,只要能好好扶养子女就可以。儘管如此,就这个案件来说,问题在于是否存在应变更现有养育状态的理由。就算托儿所教师的薪水很难负担扶养两个孩子的费用,还是有可能要求原告支付扶养费的。」
  
「把那该死的判例丢到一边去。林法官,你不觉得有些地方错了吗?为什幺会演变成要从没犯任何错的丈夫身边抢走孩子?出轨的明明是被告……」
  
「就判例而言,不是以排除有责配偶为指定养育者作为判断标準,而是怎幺做才对子女的利益……」
  
原本朗读着一行行判例文字的林法官,总算在身旁的朴法官戳了自己一下后,意识部长神情有异,并赶紧闭上嘴。
  
   
**  
  
结束漫长的合议后,夜归的韩部长悄悄打开两名就读国中的女儿正酣睡的房门。最近因为长高,忽然开始散发少女韵味的小家伙们,睡姿依然停在六、七岁时,即使两人整天大吵大闹,一到睡觉时间还是紧拥对方入睡的模样。哪怕是现在睡着两人已显狭窄的旧床……
  
韩部长坐在床头边,安静地轻抚女儿们的髮丝。为什幺孩子们长得这幺快?梳妆台上摆着脸蛋圆滚滚的小家伙们念幼儿园的照片。一想到原来自己永远再也见不到那些像小鸭一样的小家伙们,不禁热泪盈眶。「如果没有这些小家伙们,我还能活下去吗?」韩部长问了问自己。
   
**

宣判日那天,被告默默低着头,原告则以恳切的表情凝望韩部长。韩部长迟疑片刻后,放下原本準备宣读的判决书,直视原告。
  
「原告知道二女儿在这个世上最害怕的是什幺吗?」
  
原告一脸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她说是『小虫』,虽然最怕的是飞蛾,但其他的小虫也全都怕。那幺,原告知道大女儿最近的愿望是什幺吗?」
  
「……」
  
「她说是『看女子团体Apink的表演,和班上四个超好的朋友一起……实情是还有隔壁班长得像朴宝剑的超人气班长。』专攻儿童心理的家事调查官很快就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了,为了读完这本厚厚的报告,审判部也吃了不少苦头。」
  
韩部长缓缓地望着原告的双眼:
  
「每个孩子,都是一个、一个崭新的世界。即使原告梦想一辈子的乡下大庭院房子很美好,却不是孩子们的梦想。孩子们,已经开始在自己的世界创造自己的梦想了。孩子们不会等待爸爸,已经早一步长大了。」
  
原告宛如小牛的双眼,开始掉下颗颗泪珠。
  
韩部长拚命隐藏湿润的眼眶,低沉地说:
  
「原告,对不起。原告恐怕已经因为自己承受的痛苦,失去守护孩子们世界的余力。现有的法律,无能再为原告做些什幺。唯一能做的是,祈祷比法律贤明的时间,疗癒这个家庭的伤痛。」
  
低着头的被告双眼,也开始滑落泪水。
 
本文介绍:
《汉摩拉比小姐》。本书作者/文裕皙;译者/王品涵;出版社/大田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